采红小说 ,【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二十二章)黑衣女人

2个月前 (09-26)男频小说3

采红小说
,【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二十二章)黑衣女人

第二十二章 黑衣女人

  林森点着头:“明白。我绝对不会让松本从我的枪口下逃走!”说完话,他就要起身,沈醉却一把按住他,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林森。

  林森理解地拍了拍沈醉的手:“我明白,行动的时候,我会注意避开她的。”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直接说到了沈醉的心里,他由衷地说了一声:“兄弟,谢谢你!”这才放开手,看着林森离开,随后肖健和孟祥生也陆续走出。

  沈醉独自坐着,手中端起了面前的咖啡,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微微发抖,一种莫名的紧张笼罩着他,让沈醉心神不宁,他心里不停地念叨着:“一定会没事,一定会没事!”……

  吃过饭后,松本和中村在洪玫和另一位日本舞女的陪同下准备离开。就在即将出门的时候,他却让中村与两名美女先走,自己落在后面,似乎是准备要跟侍从交代什么,而中村的心思都放在了身边的美女身上,也没有在意,自顾的向前走着。

  松本低声地向侍从询问着:“一切都安排好了吗?”

  侍从严谨地说道:“请长官放心。”

  松本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出了包间。

  红房子西餐厅的门口,几辆日本人的轿车一字排开,中村已经在那名美女的陪同下上了第一辆车,有些不耐烦地等待着松本的出来,而洪玫则是等在门口,等待着松本的出来。片刻后,松本夹着公文包走了出来,洪玫立刻迎上前去。两人一起上了第二辆车,车队出发前往黄金大戏院。

  大戏院的门口,由于接到马云龙的通知,丁默村早早地来到,一起等待松本。而李士群却是不愿意多见松本,借口自己去追查犯人,而没有来。车队一到,丁默村主动地迎上前,将松本一行人迎进了大戏院,马云龙则是跟在后面,也一起跟了戏院。

  丁默村将松本和中村又请到前排的贵宾位置,然后冲着一直站在一边等候,戏院掌柜打扮的何楚风使了个眼色,示意演出可以开始,何楚风会意赶忙走向后台。

  丁默村转过身,赔着笑脸与松本、中村交谈着。

  片刻后,何楚风从后台跑了出来,着急地想要走过来跟丁默村汇报什么,又有点不敢,只能是用求助的眼神看着坐在丁默村旁边的马云龙。

  马云龙看到这一幕,赶忙轻拉了丁默村一下,丁默村回头看到何楚风,赶忙向松本告假,然后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不是告诉你开演了吗,怎么还不开锣?!”丁默村十分不满地说道。

  何楚风急的是一头汗水:“丁先生,不好了,那唱头牌的小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是上吐下泻,死活也是上不了台了。”

  丁默村一听就急了,想要发火,想到离松本太近,强行忍住,把马云龙和何楚风拉到一边僻静处,然后压低声音骂着何楚风:“你小子不想要命了是不是?太君都已经来了,你告诉我头牌病了不能唱,我怎么交代?我不管,你赶紧给我找人顶替,不然我毙了你!”说着话,他恶狠狠地瞪着何楚风。

  何楚风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丁默村面前:“丁先生,你可不能逼我呀。就这个戏班还是我们临时找来的,这事情出的这么突然,您让我临时上哪找人去,再说了,我这上有老,下有小,您要是毙了我,那等于是毙了我们一大家子,我……”

  何楚风还要继续唠叨,马云龙却打断了他:“去,一边去,说他妈的这些管鸟用。”然后他凑在丁默村的耳边说道:“大哥,这真的是突然事件,你就是再逼这掌柜的也没办法呀。”

  丁默村这会儿也急了,顾不上什么兄弟情面,冲着马云龙低声骂了起来:“我不逼他,难道让我逼你?!特意交代你不能出差错,现在出了这事,你让我怎么交代?!”

  马云龙只能是连声道歉:“是,是我没查清楚,可现在咱们要是跟松本长官说演不了了,那肯定是过不去关,我看不如这样……”马云龙趴在丁默村耳边低声地说着他的主意。

  丁默村听完以后皱起了眉头:“这能行吗?我要是真这么去说,还不被骂死?!”

  “大哥,咱们这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松本长官不是也常说要与民同乐吗,我觉得他应该不会拒绝的,这可是咱们唯一的应付办法了。”马云龙继续劝着丁默村,丁默村回头看看松本,又看看跪在一边可怜的何楚风,无奈地在何楚风的身上踢了一脚,低骂道:“都是你这王八蛋给老子找的好事!”然后悻悻地走向了松本。

  松本正跟中村说着话,看到丁默村走过来,赶忙说道:“丁先生,这演出怎么还不开始啊?”中村在一旁附和着:“是啊,早就听说京剧是你们中国的国粹,我是一直想有机会见识一下的。”

  丁默村强做平静,赔着笑脸对松本说道:“长官,是这样,我听说您对京剧很有研究是吧?”

  松本笑着点了点头:“是啊,那时候没来上海之前,我曾在北平听过梅兰芳先生和谭鑫培先生的戏,那时候还能跟着哼上几句呢。”

  丁默村马上顺着说道:“那可太好了,今天我有个特殊安排,这出戏想请松本先生一起来演,您看如何?”

  “啊?”松本微微一愣,随后赶忙摆手,“我这水平哪能上台演呀,这不得让中村君笑话死了。”

  “哎,长官,这京剧里有句话叫玩票,就是指一些爱好者自己聚在一起,自唱自演,自得其乐,您既然有这方面爱好,就当上玩上一把。我相信中村先生既能欣赏到中国的国粹,还能欣赏到松本长官的表演,这绝对是没有意见的。更何况,这也是变相的表现日中友好,与民同乐呀。”丁默村按照马云龙教他的说词劝说着松本。

  中村被丁默村这么一说,倒也来了兴趣,也劝起了松本:“松本君,您要是真的能上台来上几句,那我可真是三生有幸了,你也就不要推辞了。”

  两人这么一说,反而弄得松本是有些不好意思推托了:“这,那我就献丑了,咱们就当是娱乐,唱得不好,中村君可千万不要见笑。”

  中村连连点头,请松本快快登台。

  丁默村赶紧招呼着何楚风:“快,快,请松本先生到后台更衣。”

  何楚风引领着松本走向后台,在他走过马云龙身边的时候,两人有了一个小小的眼神交流,彼此都心领神会,然后迅速把眼睛转开,没有让外人看出一点破绽。

  戏院二楼的隐蔽处,林森出现了,他用眼睛寻觅着台下的松本,却发现松本不在台下了,令他大惊失色,马上向隐藏在台下,化妆成戏院伙计的沈醉发出了暗号。

  沈醉看到林森发出的暗号,马上做出了回应,让林森少安毋躁,等待他的指示。

  片刻后,舞台边上的文武场敲响了开场锣鼓,演出马上就要开始。

  马云龙坐在丁默村的旁边,两人与中村等日本人,和76号的特务一起鼓掌欢迎松本的出场……

  后台化妆间,松本的军装被挂在一个单独的房间内,两名随从站在门口守卫着。化妆间内的衣柜门被推开,何楚风从内中闪出,摸向了松本的军装。原来,这就是马云龙等人定下的计策,利用松本喜欢唱戏的特点,诱他上台演出,将军装脱下。再利用化妆间内与隔壁相通的暗门,让实施偷盗计划,争取偷到真正的保险柜钥匙,以开展下一步的偷盗1941计划的行动。何楚风和上次一样,用橡皮泥拓走了松本口袋里的钥匙模型,又迅速地潜回到大衣柜的暗门,离开了化妆间。

  伴随着一声叫板,松本扮演的角色上场了,台下的观众更是卖力的鼓掌叫好,给了他一个碰头采。

  沈醉提着茶壶游走在宾客间,做出一副帮人沏茶续水的样子,却在暗中向着楼上的林森发出暗号,等到松本离开戏院的时候,在门口动手伏击。

  林森得到指示,马上潜身移动,而负责接应的孟祥生和肖健也看到了沈醉的指令,一起悄悄走出大门口……

  台上的演出正在进行,戏院大门处走进了身着军装,表情紧张的吉田芳子,她的出现,使场内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清楚吉田芳子身份的人都明白,一定是有非常紧急的情况,她才会出现在这里。

  台上的松本看到了吉田芳子的出现,也是感到非常的诧异。马上一摆手,停止了演出,然后直接跳下了舞台。吉田芳子冲到松本的跟前,低声汇报着。松本听完以后,连身上的行头也顾不上换,赶忙走到中村面前,对中村也低声说了几句,中村的表情也是大变,松本抓起放在中村面前桌子上自己的公文包,跟中村一起往外走。丁默村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赶忙招呼马云龙等人一起跟上。

  黄金大戏院的门口,日本人的十几辆豪华轿车一字排开,松本和中村走出,直接走向各自的轿车。

  洪玫不知道沈醉为什么没有动手,赶忙追了出来,高喊着:“松本君,松本君!”

  松本停住脚步,准备回头跟洪玫道别。

  不远处的三位军统特工,已经做好了行动的准备,林森双手紧紧握住了狙击步枪,做好了开枪的准备。

  就在这时,突然连续的几声枪响,松本的背后出现三个弹洞,鲜血喷出,手中皮包甩出,松本扑向前倒地,眼珠不动,大口吐血。洪玫做出一副惊慌的样子,大声尖叫。而围在一边的日本特工们立刻大乱。

  站在不远处的马云龙,看这混乱的场面,疑惑的继续观察着,并腰间拔出了手枪。而戏院门口,去掉伪装的沈醉也已经走出,他显得更加疑惑,也已经将枪拔出。

  一个一身黑衣的蒙面女人右手握着勃郎宁手枪飞身而出,拾起松本的黑皮包急跑而走。日本众保镖及众特工醒悟,拔枪射击。中村搂着身边的那个舞女趴在车内,一动也不敢动,只是身体不停抖动着。

  沈醉对一侧不远的林森等人,做个右手下劈的行动射击的手势,林森将狙击步枪放下,从暗处闪出,手中的轻机枪猛烈扫射,孟祥生的汤姆枪也喷出一串火舌。

  黑衣女人一手提着皮包,一手拿枪在马路向右侧滚,子弹打得地面火星四溅。黑衣女人侧滚后,闪身而跑入旁边的一条小弄堂。那里停着一辆自行车,黑衣女人蹬上自行车,向小弄堂深处而去。沈醉发现那女人抢走了公文包,举枪追击女黑衣人进入弄堂。

  一动不动的松本被人抬起,放入一大轿车内。隐藏在街角的肖健掀翻伪装的水果摊床,从下面也拿出机枪猛烈扫射。隐藏在各角落的十二名军统特工手拿自动武器各自射击,日本特工死伤甚多,退缩到黄金大戏院内。

  马云龙举枪,趁日本特工火力被压制之机也向弄堂里追出。女黑衣人一边骑着自行车狂奔,一边不时向后打枪。沈醉狂追,不时也举枪射击奔跑的女黑衣人。马云龙则在后面狂追。三人保持一定距离在里弄里疯狂追赶着。行人看到狂奔的几人纷纷避让,惊呼喊叫。

  沈醉一边追击一边心里想着:虽然说你帮我杀了松本,可这个皮包里有可能就装着那个1941计划,我不能就这么让你拿走。

  马云龙在后面紧紧的追赶着,此时他已经认出跑在他前面的就是当初在黄金大戏院曾经见过一面的沈醉,心里也在想着:原来是沈醉安排的刺杀行动,可这个女人是代表哪方面的特工?

  三人继续追击,弄堂两侧的路人渐少。

  黄金大戏院门口,日本特工火力渐弱,军统特工向门口冲击。林森退掉机枪打空的弹匣,从后腰拿出新弹匣插入,射击冲向门口。装有松本的骄车已经启动。林森抵近,猛烈扫射。车中司机死亡,车撞在路边电线杆上停了下来。

  林森左小腿中枪,身体猛地剧烈摇晃,左腿鲜血涌出,但他仍坚持走近轿车左侧后门,用枪口猛烈捅碎车窗破璃向车内扫射。孟祥生用机枪压制门口的日本特工火力,也接近轿车。林森探头看车内,仰面躺在后座的松本胸部脸部被打的稀烂。

  林森回头,对孟祥生一笑:“松本算他妈的彻底死了!”心里一放松,使林森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歪,坐在了地上,把把手中的机枪扔给孟祥生:“祥生,你带弟兄们撤!不要恋战!”

  孟祥生用轿车作掩护,向门口射击压制住日本特工的火力,回头对冲上来的肖健喊:“扶着林哥,快撤!”

  肖健搀扶起林森,在其他军统特工的火力掩护下,边战边退,孟祥生等人也是慢慢退向早已停放在一边接应的汽车。

  林森和肖健上车后,汽车边发动起来,孟祥生等人又是持枪一阵猛烈扫射,将日本特工的火力压制住,也快速跳上了车,汽车扬尘而去……

  女黑衣人跑出弄堂左拐,回手一枪,放空枪已无子弹,随手把手枪砸向跑近的沈醉。沈醉向左偏头,枪从头部右侧飞过。沈醉打出一枪。女黑衣人左肩中弹有血溅出,左手猛地一抖皮包掉在地上,自行车也倒了下来。

  沈醉再打一枪,放空枪也没有子弹了,沈醉扔掉手枪,拔出腰间匕首,飞跑逼近正在捡起皮包的女黑衣人。马云龙远远看到,举枪向天空打了一枪,沈醉一愣。趁这个机会,女黑衣人拐过街角再跑。

  沈醉看不清追来的马云龙,心里暗想着:这又是谁追来了?可时间容不得他多想,他迅速拐过街角拿起皮包,继续追赶女黑衣人……

  一条僻静的路上,军统特工们乘坐的汽车在飞速行驶。肖健开车,孟祥生坐在侧位。横躺在后座上的林森疼痛的样子,左小腿裤子挽到大腿根,小腿虽有白布绷带缠住,但有鲜血渗出。

  林森担心地问道:“祥生,咱们那十二个弟兄都撤出来了?”

  孟祥生兴奋地说道:“兄弟们都是毫发无损,我估计现在都已经安全回到各自的潜伏地点了。不过林哥你却受了伤……”

  林森哼了一声:“受这个点伤算什么,只要是把松本干掉,我拿命换都干。就是不知道那个小妞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抢在咱们前边下手,我看大哥追下去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放心吧,上次那么多鬼子都没能伤到他,这回肯定也没事,还是先回去处理下你的伤口吧。这次咱们是立了大功了,那个松本直接被林哥打成了马蜂窝,绝对活不成了。”孟祥生想起当时的情况,还是非常的兴奋。

  林森想到这里,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得意的笑容,汽车快速的消失在夜色中……(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校园内外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www.xiaoyuanneiwai.cn/post/408247.html

标签: 采红小说
小月生理课意外续 根号根号8等于多少 meansys直播 去泰国机票多少钱 父女合集阅读第1部分